叶凌天陈潇然小说

第七十九章 再下一城

2022-01-29 作者:青史尽成灰

老朱揉着太阳穴,翻了翻白眼,“这就是你说的天下大才?怎么连路都认不得?往东边跑,跑到了西边。这要是在咱的手下,让他打狗,还不得撵鸡?”

张希孟咧嘴苦笑,他也没法子,谁让老罗是有名的路痴,连关二爷都被他指使的满世界乱跑,跑错了方向,小事一桩罢了。

“主公,这位罗先生在江南的时候,写诗填词,还写过戏文,在才子中间,颇有名望的。”

朱元璋眉头挑了挑,又道:“既然他有些本事,能不能看穿咱们的把戏啊?万一张士诚不愿意放过六合,难道咱们要跟他们硬拼?”

张希孟想了想,笑道:“主公,我看这事倒是不用担心,这封信不过是个浇在大火上的一勺油,其实咱们已经铺垫够了……张士诚是个聪明的,就不该触霉头!至于罗贯中,他也会愿意配合咱们唱着一出戏!”

毫无疑问,如果自是随便弄了一封来历不明的信,塞给罗贯中,就想欺骗张士诚,这不是做梦一样吗!

可是自从老罗来,这边准备了多少节目?

吴大头的戏,讨伐世家主题的《沐家祠堂》,都在展示老朱的心思。

接着请罗贯中看审判白敬恩,看看山呼海啸的百姓,看看滔天的民意……这些举动都有着丰富的含义。

其实从罗贯中的书就能看出来,他这个人有一些才华不假,但他也相对保守传统。尤其是罗贯中亲自参加过战斗,可是他在三国之中,宁愿把功夫下在并不一定存在的斗将上面,也不愿意多花笔墨,写普通士兵。

他的笔下,小兵支配给主将摇旗呐喊,跟着掩杀一阵,并不能起到更多的作用。

应该说他的心底深处,至少是忽视老百姓,不愿意面对这一支最庞大,最深厚的力量。

也不是要黑罗贯中,只是大多数的士大夫,都是这个心态。

可偏偏在滁州,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场景。

朱元璋野心之大,手段之强,绝不是推翻大元朝那么简单。若是此人得了天下,所有的读书人怕是都没好日子过了。

既然如此,就绝不能让诚王跟朱元璋走到一起,而且还要让诚王知道,此人心怀叵测,要染指高邮!让两人彻底决裂。

这份赵均用的书信,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此时的罗贯中也顾不上有没有问题,就算有些蹊跷,他也愿意相信,而且更愿意让张士诚相信!

屁股决定脑袋,老罗也不能免俗。

“这个小小的朱重八,还敢打我的主意!真是不知死活了!我必要杀入滁州,斩朱元璋首级!”

张士诚气得咬牙切齿,他浓眉大眼,颧骨突出,胡须又黑又亮,一看就是标准的狠人模样。

年轻的时候,张士诚就靠着贩卖私盐起家,而元廷又极力打击私盐,一旦被抓,多半下场凄惨。张士诚跟元廷周旋了多少年,养成了狡黠强悍的性格。

说实话,他真的不太看得起朱元璋。

竟敢谋夺高邮,信不信老子先灭了你?

“罗先生,你去了一次,倒是说说,姓朱的有多少兵?”

罗贯中连忙道:“朱元璋在滁州的兵似乎不多,只有几千人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”

“但是朱元璋大杀官吏豪门,滁州百姓多,似乎归心朱元璋,但是豪强大户却未必如此,久后或许生乱,朱元璋到底是一个草寇,如何能和大王相比?只是此刻贸然进攻,卑职走马观花,胜负如何,也不好说啊!”罗贯中见张士诚上头,竟然迟疑了,万一真的打过去,自己盗书这事就人尽皆知了。隐约觉得,这里面或许有事,不该冒险。

张士诚黑着脸,他最讨厌这种模棱两可的话。这帮文人就是这样,总想滴水不漏,不犯错误,殊不知屁用没有,让人扫兴。

他只能把目光放到了兄弟张九六身上,仿佛感觉到了兄长的目光,张九六急忙道:“朱元璋这人我知道,原来叫朱重八,就是郭子兴的干女婿,蒿草土石一般,不值一提的。赵均用倒是枭雄人物,手下兵马也多,还兼并了不少彭大的部众。而且此人是一头狼,投降元鞑子,带头攻击高邮,也不是不可能!”

张九六的这番话让张士诚颇为赞同,的确论起名望影响力,赵均用都远在朱元璋之上,毕竟赵均用和张士诚可是平级的,都是王爷!

“这么说来,只要挡住了赵均用,朱元璋不在话下。九六,你现在就率领五千人马,立刻前往天长,防备赵均用南下!”

张九六立刻答应,起身就去调兵。

罗贯中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头犹豫迟疑,毫无疑问,朱元璋比赵均用危险多了,无论从手段还是格局,包括身边的文臣武将,朱元璋甚至在张士诚之上。

按照道理,应该先攻击朱元璋才是。

问题是这封书信万一是朱元璋故意放给自己的,大军过去,必定受到围攻,一旦失败,岂不是自己中了计策,上了人家的当?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