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凌天陈潇然小说

第96章 黑暗阴影3

2021-12-25 作者:引路星

“我叫朝灯,虽然说了你可能也记不住……凯撒超级不可靠,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,以后我就靠你啦。”

朝灯握上了女孩血淋淋的、白骨铸就的纤细五指,他的意识兽低下头,女孩的眸和发都黑得像乌木,皮肤白如美瓷,与朝灯本人如出一辙。

良久以后,室内响起他痛苦的声音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大仓监狱内一片沸腾之景,参加狩猎战的罪犯们一个个兴奋至极地重新迈入监狱,就像凯旋而来的英雄,他们谁身上血腥最多、背负的人命最重,谁便是英雄中的英雄。

最先迈入监狱的是满身刺青的高大男子,他的个头在两米多,发达的肌肉令他看上去宛如战神雕塑,男子的到来令关押在两旁的罪犯双双欢呼,这令引路的机器女狱警不得不甩了甩教鞭。

“安静。”

她高声道。

短暂沉默后,在场罪犯哄堂大笑。

“谁他妈想要安静?逼里静吧长官。”

“打爆这娘们儿的头——”

“拆了它!电烂它!”

按照惯例,机器人在狩猎战结束的一日内不得惩罚任何罪犯,现在是狂欢时间,身材高大的犯人哈哈一笑,他冲火辣的机器女抛了个吻,第一个人通过安检,大仓继续放人,白金发的男人走在这排罪犯中间,他面无表情,高挑身形十分出众,男人俊美若神祇的面容与阴暗肮脏的监狱格格不入,在他经过一间房时,突然有人冲他大声嚷嚷。

“凯撒!!你他妈的怎么还没死?!垃圾、败类——”

那是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,他身上满身新伤和旧伤,看得出来精神已有些恍惚,没有人类能够拥有自己的名字,在机器女回头时,中年人被他的狱友一把拽到里边。

那是个笑呵呵的亚洲人,他冲白金发的男人竖了竖大拇指。

“他这里有点毛病,”亚洲人指了指自己的脑子:“要我帮你干掉他吗?”

凯撒向他递了支烟。

“谢谢,哥们儿。”

烟味飘来时,中年人的惨叫混进罪犯们的喝彩声里,他回单人监狱洗了个澡,接到医疗室的通知时他头发还没干,当他迈入四壁纯白的医疗室,不出意料看见了一头金色卷发的美女医师。

“根据调查,金发碧眼最能使人心情愉悦,机器人们制造的医师都是金发机械姬,”她的声音有些哑,却又不失女性特有的柔软,因而显得格外性感:“或许你对金色有偏见?一进来就露出了不爽的表情。”

“我只是不爽你。”

“噢……”她耸了耸肩,医生服的领口开得有些低,胸口诱人线条若隐若现,女人温婉的笑声落在室内:“很抱歉假公济私打扰你,我想确认一下我们的首领安然无恙。”

“我没事,”他坐下来:“可以走了?”

“潜入大仓扮演这个机器女花了我不少功夫,我想要你补偿……”

她暧昧地笑了笑,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靠近了男人的小腿。

“……”

见他没反应,女人无趣地停下动作。

“你去见那孩子了,这是什么游戏吗?小凯撒。”

“奥里奥拉,”他声音淡淡的:“这不是游戏,是战争。”

“爱情的战争?”奥里奥拉微笑起来,红唇釉涂在她艳光四射的脸上格外好看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是谁呢?那孩子很喜欢你,至少非常有好感。”

“这样不公平。”

“并不是不公平,只是你贪心,”她笑容不变:“你不希望他因过去的羁绊爱上你,你想重新开始,因为你也想要他的全部,对不对?”

凯撒有些头疼:“少看泡沫剧。”

“我们运用超级计算器,从所有位面里找到了和你的数据最匹配的人,他是最适合你的,你有想过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?99.99%的契合率,你因为这个数字找上了他,甚至在他完成任务后将他带到了你的位面,为什么现在反而畏畏缩缩?”

“奥里奥拉,”凯撒灰蓝的眸深邃如潭:“时间还不对。”

“你真是理智得让人恐惧,你在尝试?尝试你们之间除了数字是否真正契合……”金发碧眼的大美女并拢长长的腿,她舔了舔嘴唇:“他很棒吗?”

凯撒瞥了她一眼:“再棒也是我的,想都别想。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半晌,好奇心让奥里奥拉不怕死地开了口。

“如果你忍不住、或者他喜欢上别人怎么办?”

怎么办?

当他看见那只女孩形态的意识兽时,他用言灵让朝灯梦见了自己最喜欢的情绪碎片,他的意识兽的确不是言灵,言灵是他生而有之的能力,凯撒通过创造有“卫悄”的梦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同样的,他也能在今晚的梦中暗示对方一切。

“提醒他。”

比如说,朝灯最难以忘掉的碎片……

“什么?”

奥里奥拉半天摸不着头脑。

躺在床上的黑发年轻人微微蹙眉,他睡得有些不安慰,密密的睫毛在他脸上织出一小片阴影,他的意识兽坐在窗边,骷髅与皮肉交错的女孩安静看着塔外浩瀚星尘。

他的梦中有交叠的九月阳光与重重秋雨,意大利的风里带着郊外野花芬芳的香气,樱桃酒融化在玻璃杯,天使于教廷穹顶温柔歌唱。

“二少爷?”

永远都带着暖意的嗓音令他睁开眼,他被绑在床上,身体里的震动令他差点惊叫,朝灯又爽又疼,他才稍稍动腿,就被人抓住了脚踝。

“您终于醒了,”那人琥珀般的眸里笑意盈盈,唐吻了吻他颤抖不停的右手,舌头扫过朝灯指尖:“为什么又要逃跑?”

“我——唔!”

他一开口,骤然接通的细小电流便弄得朝灯想要打滚,他尽可能蜷缩起身体,湿哒哒的媚处泥泞不堪,瘙痒自每一寸肌肤传来,从略略红肿的双唇里,朝灯发出了微弱的声音。

“唐……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