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凌天陈潇然小说

第11章 笼中娇人

2021-12-25 作者:引路星

咋办啊咋整啊。

朝灯烦躁地抓挠头发,想破头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,身份被抹掉,他已经成了黑户,如果去打.黑.工,自己的长相和能力会惹来什么麻烦可想而知,要是靠能力招财骗钱,后果估计比进监狱更严重,不如让楚驰誉带回去……太可怕了!快停下这种假设!

一定会死无全尸的。

不管怎么样,先跑了再说,君子见风转舵,小人磨磨唧唧。

他匆匆离开公用电话亭,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,首都是楚驰誉的地盘,没完成任务前,他能在对方眼皮底下晃荡,时不时想办法给大少爷找点不痛快,现在星星已经刷满,再留在这儿就是让自己不痛快。

一直躲肯定不行,楚家权势滔天,他不敢保证到三个月月底都能不被找到,与其躲躲闪闪,不如主动出击,干脆老子每到一个地方就给他写封情真意切的认错信,年轻人嘛,哄哄就好了。

这种想法在远远望见十辆路虎堵在中央广场的五个出口,从车上下来的搜查员快速没入人群后消失殆尽。

骗、骗人的吧。

为什么弄得比抓连环杀人犯还严!幸好已经出来了。

朝灯赶快混入人堆里往列车站的方向走,中央广场离车站很近,步行十分钟就能抵达,不幸的是离开前有搜查者发现了他的踪影,朝灯咬咬下唇对拦在自己面前的人眨了眨眼,露出恳请的神情:“让我离开,好吗?”

后者呆了般不发一言,朝灯趁机扭头就跑,跑远了才听见背后男人惊觉的喊声:“在那里!发现他了!”

我x!

接到同伴传令,追踪的搜查员们越聚越紧,迫不得已他只能改变方向躲进小巷里,一把扯过堆放在花店外五颜六色的礼盒阻碍追踪者,朝灯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,前方突兀出现了拦路高墙,墙头上插的几片玻璃渣闪闪发亮。

后面的脚步逐渐密集,他一咬牙,手脚并用两三下爬上墙翻了过去,因为穿着单薄的秋装,他的小腿和手掌都被划出血流不止的伤口,好在暂时甩掉了那些人,七拐八拐在深巷里持续狂奔,等他头晕眼花冲出狭窄的巷道,朝灯才发现自己又跑回了中央广场,不同的是,那些先前堵在这里的路虎此刻全部不见了。

他摸了把额头的汗,喘着气直接坐在广场的地面上,扯出一丝无奈的苦笑。

太刺激了,生死时速啊。

流血的伤口已经开始闭合,系统赋予的体质使他能永远不伤不死,愈合力强得变态,体力在渐渐回复,余光瞟到的东西却让他脸色一变——

又有一辆路虎回来了。

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可能逃跑,朝灯小心地站起来,确定那头还没注意到这边果断搭上了旁边女孩的肩,他朝女孩安抚性地笑了笑,柔声道:“你好,能让我抱一会儿吗?”

“好……好的!”

感受到男生修长的手臂揽住自己,她双颊粉红,忍不住将头靠在对方身上。

他搂着女孩一步步向广场外走去,看见又有几辆路虎驶回来,意识到很可能有人通过卫星地图命令他们前往自己会出现的位置,朝灯的眉头深深蹙起。

该怎么办。

目光扫过女孩手里的购物袋,看清里面的东西后,他若有所思道:“你的假发……能不能借我用用?”

在五星恨意值的誉誉面前,男性尊严算什么。

“楚少,四处都查遍了,我们没有找到你要的人。”

那头传来的消息令楚驰誉滑动鼠标的手停止下来,他听见汇报的男人以恭敬的语调继续道:“结伴而行的情侣或两三个一起的男性我们都确认过,他的身高应该很明显,但兄弟们没有看见。”

“二十分钟前一条小巷口的监控拍到他出来,他一定在,”楚驰誉考虑片刻:“分开从五个方向驶离广场,别看男生了,都留意长得高、皮肤白的女生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…!”

“他很漂亮,”发令人的声音平静而冷淡:“非常、非常漂亮,如果所有目光都被同一个人吸引,那就是我要找的人,无论他以什么姿态出现。”

联络官见那头挂了电话,将太子爷的意思传下去,十辆车上的搜查员毫无质疑按照他的命令行事,太子爷最后的提示缭绕在脑中,他将视线放宽,几秒过后,他发现自己情不自禁被一个女孩的背影夺走了呼吸。

黑色如瀑布的长发,白蔷薇似的皮肤,红蔷薇色的裙子,尽管她走路的姿势匆匆忙忙,一点儿也不像个女孩,却说不出地引人瞩目。

“头儿,那妞好高好漂亮。”

副驾驶的赞美令他心下一跳,他拿出对讲机,朝所有人发出追捕指令,女孩似乎察觉到异样,本就不慢的脚步更加急促,等她跑起来冲进人堆里,联络官已经十之八.九确定了她的身份。

“抓住她!是楚少找的人!”

没有人质疑这条看似突兀的命令,就像没人疑惑他们的追捕对象突然从男人变成女人,七辆路虎堵死了她的退路,过路人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指指点点,却没谁敢上前,联络官跳下车拿出手机,朝她打开视频对讲。

“朝灯,”俊美的面容在小小的屏幕上映出清晰轮廓,那双湖泊般的黑色眼睛饶有兴趣打量他的样子:“你这样真可爱。”

你一点都不可爱,小混蛋。

朝灯虚伪地笑笑:“看在我可爱的份上,放了我?”

“别闹了,”他专注地看着他,浓稠的睫羽使楚驰誉的注视近乎有温柔的错觉:“来,乖乖回到你的笼子里。”

通红结束,联络官示意朝灯上车,出发之前所有人被要求不许与目标说话,尽可能少看目标的脸。

但联络官忍不住飞快瞄了瞄让楚少心心念念的人,结果直到对方下了车,被强制带进楚家主宅,他依旧无法自拔沉浸于恍惚和回想。

庞大的简洁建筑隐逸在深街之中,四合院式的屋舍,外表看上去是再普通不过的方正楼房,内部却雕梁画栋、别有洞天,会客厅老式西洋味的沙发套装整齐排列,巨型的液晶电视下摆放着几副vr眼镜,室内布置将现代与古旧结合却又意外地自然流畅,带他进来的人将朝灯领上三楼,在那里,楚家的少爷正撑着下颚悠闲等待。

该怎么惩罚你呢?

进来的人肤白如雪,樱唇桃面,裁剪精致的红色裙装勾勒出高挑纤长的身形,左眼皮上一颗泪痣时隐时现,忽然从外锁上的门让他下意识后退一步,白净的手指握了握复又松开。

真人比在视频里看到的还要勾人,裙摆下秀美的长腿洁白无瑕,让人只想在上面留下青青紫紫的痕迹。

楚驰誉忍不住猛地将他压在门板上,单手拉着他的双手举过头顶,用能捏碎那两只莹白手腕的力气控制身下人的动作,同时亲吻上娇嫩的双唇,以舌尖扯动潜伏在里边香甜的软物,目光里满含欲念。

弄烂他。

弄到他只能在地上爬,只敢哭着不断呜咽,只能记得自己的名字。

“你这么敏感,玩儿哪都一样吧,”楚驰誉舔着他的耳朵亲昵道:“我们一个个地试,怎么样?”

好啊!只是这种程度的报复灯灯一点都不介意!灯灯超爱你!

“我联系了北美最好的疯人院医生,”楚驰誉吻着他,漫不经心道:“做完这一次,他会将你催眠,慢慢洗掉你所有的记忆。”

“……”

哦……哦!?

“每一天,你都会一点点忘记自己是谁,”带着特殊清澈质感的嗓音令人心弦一荡,说出来的话却使朝灯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不寒而栗:“等你完完全全变成一张白纸,我会给你新的身份、新的人生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