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凌天陈潇然小说

第3章 笼中娇人

2021-12-25 作者:引路星

期中考后按成绩排坐位,分数高的优先选,楚驰誉跟往回一样稳坐年级第一,朝灯勉强混到三十多,a班一共就四十五个人,等到他挑坐位,教室里大局已定,他选了第二排靠窗横过来的第三个位置,和楚驰誉之间隔了一个同学和一条走廊,等楚驰誉的同桌课间不在,朝灯叫了他的名字。

早有预料的楚大少转过头。

“你能不能和他换个位置?”

说话的人似乎自己也觉得无理取闹,讪讪地笑了笑,在楚驰誉印象里,朝灯是个很喜欢笑的人,不管拒绝人还是求人帮忙,脸上总挂着微笑的神情。

“嗯?”

“麻烦的话就不用了,”他像是善解人意,随后见楚驰誉确实不来反应,嘀咕道:“真不换啊?”

“下节课。”

“真的吗!”朝灯兴奋地看着他,完全不加掩饰自己的开心:“你过来之后我不会打扰你学习的,上课绝对不找你说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楚驰誉。”

被无缘无故叫名字的少年安静地投来视线,朝灯毫不吝啬冲对方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,眯着眼睛道:“没事,喊着玩儿。”

清淡的春风夹杂馥郁花香,瘫软在屋顶的云朵仿若触手可及,世界浪漫而强大,灿若霞雾的樱花一直连绵到视野镜头,宛若诸神裙摆。

距离学园祭还有一周时间,扶月妹妹手忙脚乱准备戏服,大美女是个完美主义,从她素来不翘的发尾就能看出来,扶月联系的服装租赁店原本专为拍戏出租,价格自然比普通演出服要高,不过读七中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错,大家也乐意有更好的演出效果。

《刺杀洛达西》的背景是波斯中世纪,在一堆中式古装里东拼西凑找符合时代的衣服耗费了扶月不少时间,当她看着朝灯身着自己找出的礼服不习惯地扯动袖子,一瞬间,所有的辛苦灰飞烟灭。

太他妈,值了。

扶月内心疯狂打滚,果然貌美狠毒的古国帝王要朝灯这种人来演啊,暗色系的奢靡礼服绣着白金纹路,他头上带着装饰繁密的金属花冠,苍白十指嵌满宝石,无一不透着美与邪恶。

在看到楚驰誉穿着骑士装走过来,扶月只感觉自己人生无憾。

带戏服排演一次,楚驰誉记忆力好,台词已经全部都能背下来,逆天的是他似乎把朝灯的台词也顺便记了,每当朝灯忘词或是说错,楚驰誉都会淡淡地纠正,班花对此似乎超级高兴,从头到尾都眼光盈盈。

“你今晚上线吗?”

朝灯和楚驰誉一起换下戏服还给扶月,中途,前者看似随口问后者道。

“有事?”

“如果你上线的话就有,”早在四天前,楚驰誉换位置的当晚朝灯便和他交换了聊天号:“我有事想跟你说。”

“不能现在说?”

“我有面对面交流恐惧症,”对方像是好笑的目光睥睨过来,朝灯面不改色乱扯:“所以,今晚会在吗?”

你会在的。

因为你已经两颗星了。

没有人能抗拒朝灯灯的魅力,嘻嘻嘻嘻。

时间趋近十一点,万籁俱寂,瑞嘉都的庞大别墅在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座座蔓延,这儿是二十年前城市重点开发的富人区,真正的名利场,能住这里的通常不是近些年新起的暴发户,而是家里有底蕴殷实多日的老权贵,外面管家敲了敲门提示整点,楚驰誉懒得答应,平时他做完作业十点左右就躺下休息,今天为了等某个人的消息,他百无聊赖坐到了十一点。

会是什么?

他才十七岁出头,平时表现得再成熟冷静也不过是长在象牙塔的少年,朝灯是他过去从没遇见的那类人,即使隐隐有了猜测,他依旧好奇。

【在吗?】

楚驰誉按下输入。

【在。】

【作业做完了?】

【刚写完。】

他撒了谎,楚驰誉不太想让对方有可能知道自己无所事事坐了一个小时。

【明天借我抄~】

他刚想回复,那边又立刻发来了一条信息。

【我喜欢你。】

这四个字就像有某种辐射出来的魔力,即使他交过女朋友,收到的表白也多得不计其数,楚驰誉依旧感觉心底蔓上潮水般沉厚又空空落落的感情。

他迟疑片刻,打字道:【抱歉。】

另一边的朝灯看着这两个字,略略失望又不出意外地扔了手机。

[没有人能够抗拒朝灯灯的魅力?]

[对啊,比如我感觉你随时窥视我的一举一动,以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*。]

[呵。]

系统这一声呵,真是嘲讽满分,让朝灯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
[他已经喜欢我啦,]说话人装出一副情场高手的样子:[只是自己还没明白,不过,其实更好的办法是继续暗示一段时间,等他主动表白。]

[可你没有。]

[那是最好的办法,不是最快的,]他嬉皮笑脸:[高效第一,我总要证明你没找错人。]

[时间拖得太久,对彼此都没好处。]

他能力的压制会越来越虚弱,遇见他的人会越来越疯狂,楚驰誉也将因过长时间离开原主面临崩溃,由这个人格碎片分化出来的世界理所当然随之倾覆。

[遵旨。]

早晨清新的空气流席卷而来,伴随凋落在地的半夜春雨,风迁徙后只剩下残存水滴沿檐坠地的稀疏声响,朝灯进教室时发现一条走廊相隔位置的家伙也到了,他笑笑朝楚驰誉打招呼:“早啊。”

“早。”

楚驰誉不置可否看了看他。

“那个,作业?”接到对方递来的练习册,朝灯坐下摸笔:“谢了。”

整个上午他们都没说几句话,尽管如此,时不时能感到那边投来若有若无的视线,对方在看他,确定了这个想法,朝灯心满意足勾了勾唇角。

很快了。

下午体育课,一行人照例约楚驰誉打球,男生们从教室最后排捞出篮球,成群结队走下去,本来朝灯也该跟着他们一起蹉跎时光,不料英语老师让他去一趟办公室,他只得让其他人先走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