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凌天陈潇然小说

四十六

7天前 作者:木卯

地球上再也没有比勾引男人更容易的事儿了。明白这样的真理心情特别愉快。

望着身边品茶的石磊计上心来,用剥葱玉手斟满茶端到他的面前缓缓道来:“中国茶道分为四个流派:贵族茶道生发于“茶之品”,旨在夸示富贵;雅士茶道生发于“茶之韵”,旨在艺术欣赏:禅宗茶道生发于"茶之德",旨在参禅悟道;世俗茶道生发于"茶之味",旨在享乐人生。如果让你选择,你会选哪种茶道?”用茶道书上的原话来显示我的渊博,能与男人论道的女人多可爱。

石磊想了想道:“雅士茶道吧,艺术人生似乎挺高雅的。你觉得呢?”

“不错啊,多少文人雅士都以茶言志。苏东坡就曾提联道:茶笋禅尽味,松衫真法音。 陆游也有作诗说:客来茶香留舌本,睡余书味在胸中。”拍完马屁开始切入正题,“可是高雅的人生大都是作给别人看的,天底下最快乐的人应该是过着平凡日子的老百姓吧。若我来选我宁愿品茶之味,与相爱的人一起生儿育女过平凡的一生。”

“你这么想真是太好了。我之前还以为你要入佛门呢。”石磊快乐的大口喝茶,一下子由大雅变成大俗。

“要做俗人,喝茶不如喝酒。走,我们去喝酒。”多年混夜总会的威力终于在此刻爆发,勾引男人怎能少了酒色二字。石磊快乐的与我同行,一步步入我套中。

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我的玉手一直在石磊的手边招摇,可他只顾走路并未把我的美手放在眼中。我又生一计道:“我要去厕所,你在这等我。”转身入一公厕,脱下鞋,将鞋跟死命往地上砸,感谢中国造鞋商家的不负责态度,很快高跟鞋跟在齐跟儿处摇摇欲断。我满意地穿上它巧笑着朝石磊走去。

就在我走到石磊身边的那一刹,鞋跟突然断了,我“啊”的尖叫着扑倒在石磊的怀中。石磊抱住我心痛地道:“小心点,伤到没?”

“我没事儿,就是没办法走路了。怎么办呢?”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叹息。

“我背你,上来。”石磊俯下身蹲起可爱的马步。我一边道那多不好意思呀一边干净利落地趴在了他的虎背熊腰上。

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我还不满意,一边给他擦汗一边在他耳边吐气如兰:“你对我真好,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报答你才好。”

石磊估计完全领悟了我的中心思想,憋得脖子都红了,半晌方道:“别乱动,小心摔下去。”

在一家女性精品店里我一眼就相中了一双最新款黑色高跟鞋,鞋边处白色的点钻熠熠生光。一袭黑色收腰露肩长裙,一头黑直的长发,走出来时迷住了所有人的眼睛。我知道,我还是美丽的。

石磊磕磕巴巴地夸赞:“你这样穿,很好看。”

我笑着拉住他的手:“走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去哪?当然去我最拿手的领地。

这是杭州城比较有名的一家演艺酒吧。在石磊如厕的当儿我偷偷央求店家为我安排一小插曲,得知我的专业身份后老板无与伦比的同意。今夜,我要再一次客串歌女。

一曲过后,歌者道:“刚才有一位漂亮的小姐对我们说:她想为一个人唱一首歌,歌里有她想说又不敢说的话,《漫步彩云间》,一个很好听的名子,让我们来一起在彩云间漫步好不好?”

于是在石磊错谔的目光中我走上台去。窗外群星灿烂,窗内彩灯点点,音乐象泉水般流出,我拿着麦克风用最甜美的嗓音,一步步踏实地朝意中人走去——

送你一颗滚烫的心送给你我的爱

关闭